The World Only God Knows (2) – 高原步美 –

要获取更好的阅读体验以及查看可能有的更新,请移步我的个人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高原步美(Takahara Ayumi),同班(2年B班,这个班级对国人来说很好记啦)同学,元气运动少女,时常出现跑路刹不住车的情况,然后撞上什么,损坏点什么,损坏的多是墙壁或者是神大人的神机PFP。

第一话 – Flag.1 世界因爱而转动 –

元气少女这种类型,其实不是我爱得起来的,对步美也是。且步美的攻略在漫画和动画中是很快就结束了的(第一话),印象也不深。步美作为漫画的开头和第一位攻略对象,为了吸引读者注意,大概也牺牲了一些吧。唔,我还想说,漫画里的步美更加漂亮一点。根据后面的描述,步美在整个学校中都是小有名气的,是个萌娘,所以我觉得她应该是下图这样子才是:

高原步美

不过作为同班同学,出场机会还是蛮多的。到了女神篇的表现,令我大大改观。后来我就相当中意步美了。在女神篇中同时对千寻和步美攻略时,因为千寻线的“虐”,使得步美的存在感被大大削弱了。我要说的是:也请想想步美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让桂木转入千寻线的;想想墨丘利安慰说“步美,不要哭喔步美”时候她的心情吧。

更远的先按下不表,回到第一次攻略来。

攻略地图

配一首神知的经典BGM吧,当这首曲子高潮的时候,多半说明神大人要做点什么人魔共愤的事情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这首曲子我还是很喜欢的。从最初的平淡略有波澜,孤单的钢琴声听起来略显无助,而后提琴的加入有种深情对白的感觉,而后的高潮则是终成正果。

极简剧情

确定了步美身上有驱混寄宿之后,神大人傲娇了一番,不过最后还是决定开始使用二次元的攻略技能来尝试攻略步美。这里驱动他的最大原因是——他不想身首异处的死去,过早终结掉他的游戏生涯。

攻略开始,高调夸张地为步美加油,持续多天。刚开始步美恼羞成怒,这时神大人搬出了第一个理论,就暂时叫浇灌理论吧。

到了第五天,步美采取无视态度,学姐找茬事件发生。此时步美已经被确定为参加比赛的人选,而学姐们并不怎么服气。神大人还拿出了第二个理论,称为置换理论好了。

第六天,比赛前一天,摔倒事件发生。步美跨栏时摔倒,扭伤脚。神大人识破步美的谎言,并成功给步美打气,kiss,驱魂勾留。

就情节来说,并没有什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在一话的长度里,不仅结束了整个攻略,而且还初步介绍了背景和人物等等,应该说是比较赶的。动画与漫画比较起来,有一些出入,但并没有注意到特别要紧的。我个人更喜欢漫画。虽然两种表现方式肯定会产生不同,着重点也不同,我不想多做比较。但攻略结束之后,步美犯娇的那一段被删掉了,加进来一段把学姐洗白的剧情,这是要闹哪样?!原本步美的萌度就被压制了,去掉了这一段不是更加了吗?

整个攻略流程用了六天,应该说是极快的了。并且,在漫画中,神大人说,他玩过剧情几乎完全一致的游戏,所以攻略路线很清晰,而这个说明在动画中被去掉了。不过删掉了那个说明,更体现神大人的能力。

空隙

这里来整理下心里空隙的产生缘由和弥补方式。这个部分很重要,因为神大人会发现,那些女孩的迷茫,同时也或多或少是他迷茫的一部分。他会慢慢在攻略中找到自己的出路。

其实我想,这也是作者自己本人曾经有过的迷惘吧。作者若木民喜的经历,也真是相当的厉害啊…

步美心灵会产生空隙的理由是“明明都拼命地努力了,为什么还总是得不到好的结果”。这个问题,应该说在现实中也是普遍存在的吧。不过这一次神大人的处理方式显得很是普通,安慰说“只要努力了就已经足够了”之类的话。

个人感觉,这完全就是不痛不痒的话,换了谁都会说。所以我觉得真正起作用的,是后面的部分。因为并不是通过说服的方式来攻略完毕的,所以没有放在这里的必要,详细的放到后面。

这里还只是初期,估计并没有什么可以挖掘的地方,就只是简单提一提了。如果后面发现了关联,再回来补上。

不过这个空隙的理由,还真是有够现实啊。我自己本人,也有时候会被这样的问题困扰。只要努力了就已经够了?那怎么可能嘛…

就是因为知道了不够,所以才不甘心啊。

其他

有一些值得特别提一提的东西。

校徽

到女神篇的后期,提到了校徽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饰物,而是有一定的内涵的。我特意注意了一下,漫画中最早出现校徽样子是什么时候,结果在第一话中就发现了。包括校服上完整的校徽和运动外套上简版的校徽。

为什么我要特别留意这个呢?校徽有一定的内涵,那么可以说明作者在第一次画出校徽之前,就至少已经有了整个体系的一部分设定了,比如说六位女神。这么一来,我可以推测这位作者是会在前面的章节中就放入一部分具有深意的内容。我也就可以无顾忌地去从一些地方去展开我的猜测。

要不是这么确定了,我费心费力去各种猜测认为有各种深意,结果别人一句“你想多了”就把我给打发了…

神的心情

在攻略的第五天,学姐找茬的前一刻,艾鲁西疑问这样的走向(越来越被讨厌)是不是真是正确的。神大人拿出了置换理论。但事实上,神大人对自己的理论使用在现实中效果究竟如何没有什么信心,不过这一段心理活动并没有在动画中表现出来。

在攻略结束后,步美拿到了优胜。这之后的剧情动画和漫画有较大出入。我对这一段表示非常不忿!!动画居然删掉了那么好的神大人和步美的心理描写,反而去给学姐洗白,我真是无法想象在改脚本的人脑袋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啊!

攻略结束,步美的记忆被篡改,然后不记得被神大人攻略期间的事情了。这当然也是必要的设定,不然后面攻略多了,会不好收场,同时这个设定也是表现神大人孤单的重要工具。

被攻略的人已经忘记了,但是攻略的一方并没有。神大人一个人保守着属于两个人的记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那也是一个,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如果说完全没有影响,那怎么可能呢?于是漫画中,神大人是这样的,“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

神的心情
神的心情你们真的懂?

不过这只是刚开始而已,以后会碰见更多的人,与更多的人结缘,然后再让更多的在自己生命中重要过的人,在自己的世界中消失。

记个笔记吧

这里是从神大人的思想行为中总结出开后宫(误)攻略方法的地方,请睁大眼睛看好了。

虽然话这么说,但是我能够清楚说明的部分,也只是与智商逻辑有关的部分。至于真正重要的部分,更需要情商的支撑,大概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好在并不是情商决定了一切,至少神大人就是单凭自己的IQ和努力在进行的。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在动画和漫画中,有一点背景是不一样的。在漫画中,神大人说过,这次碰上的事件,几乎跟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几乎一模一样,而动画中则是没有这个说明的。既然要从神大人的行为理念中总结出有用的东西,我就只能把游戏影响排除在外了——因为如果考虑游戏的影响的话,完全就不知道哪一些是神大人自己的能力了。

将这里的经验总结出来,我觉得是以下几点:1.绝对的执行力;2.优势的利用;3.神演技有没有啊!!

执行

神大人的攻略风格绝对不是现实中可以模仿的——夸张而有效。虽然攻略方法在很多时候显得非常怪异,是超过一般人概念之外的。不过神大人总是那样,一旦决定了,就毫不犹豫地去执行。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 羞耻也好,下三滥也好,只要有效且正确,那么神大人就会果断去做,就算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这样。

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并不只是一句被说得老掉牙的话。真的是先要有开始,才能有后续的发展。特别是对于那些有拖延症和完美主义的人来说,要改掉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去做,先不要想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其实在好多地方,也是能看见这种故事段子的。你有时候总是念念说“怎么就是不行”,其实总是因为没有勇气去开始罢了。如果不开始,原先会属于你的机会,或许也会被条件比你差,但是勇于开始的人抢走。

去做吧,如果不是你想要的发展,那么就纠正它,或者是放弃掉。不要怕受伤,不要怕。

这也是对我自己的衷告…

看似夸张的攻略下?

神大人对步美一开始的攻略是,各种夸张高调的加油。这样做的目的,至少是为了引起特别注意,是为了把自己从同学身份割离出来。

我原来觉得这只是漫画的特意夸张表现而已,不过再好好列了一下之后,却觉得或许是会有不错的结果。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赛跑前一天的时候,神大人顺利把步美约到了运动场上啊。我想的是,如果只是一般的身份,没有做过前面的加油,步美会答应么?虽然做法夸张,而且看起来也不讨好,却意外打下了不错的基础呢。这也验证了,开始去做的重要性么?

另外就是,约的地点也是有讲究的,因为是在运动场上,更加适合跑鞋这个最终杀招的出场。

忽然发现,真是处处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啊。

我这应该是将吕世浩老师的思辨应用起来了吧,不过老师我的出息就用在这种地方了…

优势利用

神大人的IQ表现之一就是对于自身优势非常好的利用。

第一个,就是神演技跟神台词对不对?神大人对于演技和台词的使用当真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关于这个,我觉得只要仰望一下,然后尽可能学一学就好了。不过可以注意到的是,神的功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他也会花时间筛选最适合的台词,而所有的台词,也是他长时间玩游戏所积攒下来的。

接着是过人的个人能力对不对?观察力也好,推理能力也好,都是用来发现破绽的利器。然后对症下药趁虚而入,就成功了大半。全力奔跑时会扎起头发来这种细节,应该能够加一些分吧。哪个人都会对特别留意自己的人更有好感吧(前提是不要做到跟踪狂那种份上,在一些细微的地方,就够了)。

另外就是,神大人其实是个美男对不对?怎么感觉这是在说“输在起跑线”系列…美男是一回事,另外神大人还拿出了另一个武器——反差萌。我真是觉得神大人摘下眼镜后说了一句情话这一系列动作,真是无可挑剔。

首先是神大人真的是美男,但是身边人总是将他当成是眼镜宅而排斥他,所以这一点总被忽视了。等到主将篇的时候,就会有证据表明神大人相貌还是比较讨喜的。然后神大人摘下了眼镜,美型程度又上了一个等级,搭配嘴里说出的话,这样平时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对少女心应该是有莫大的杀伤力的。这在后面的学妹篇中,会有一次完整的体现。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么…

其实重点是在“物以希为贵”。

人会对稀少的东西更加重视,更加在乎。要去做到其他人所不能做到的,或者是,展现自己平时不表现出来的一面。不过比别人更加搞笑什么的就免啦,吃这一套的人太少了吧。

只有神大人发现了步美的脆弱和谎言,所以更加珍贵;只有步美见到了神大人那与平时不同的一面,所以更加珍贵。

助攻

漫画里面出现过田径部部员的助攻,而在动画中则是更加明显有效了。虽然两边不太一样,但都是有效果的。如果站在动画这里看,这个助攻或许也起了不小作用。而给我们的启示是?其实从侧面入手也挺重要的。这跟老师篇使用的跳板战略(虽然失败了)是异曲同工。

要攻略女性,从好友身上入手也是挺有效的吧。虽然这在以前通讯不是特别方便的年代更加常见。即便现在不那么需要中间人这样的模式,不过如果在好友身上下下功夫,或许会在关键时候给你助推一把的。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要在好友身上下功夫太多了,要不然会是很麻烦的情况…

角色类型

这里看看步美的类型,或许能够总结出对这一类女性的应对方法。

步美,运动,元气,不过更需要注意的是她轻微傲娇吧。在攻略过程中,明显有傲和娇的转换。

见到加油之后,傲了。被戳穿谎言之后,娇,并且坦白了自己的想法。当神大人深情告白了之后,恼羞成怒,傲了。追打后发现了在水果篮内的跑鞋,一下彻底沦陷,彻底娇了。

要从这里面总结出一类人的应对方法,真觉得有点难,虽然傲娇这种属性,在现实中也并不少见。

对付傲娇类型的重点,应该在于如何让其展现娇的那一面吧。当然,能够在傲和娇之间转换也是不错的。

让其无力反驳,这个方法适用于对方隐瞒了东西的情况,可以让其吐露真言。不过这只适合轻微傲娇的人,如果更加傲娇一点的,或许就会回击说:“去死啦,才没有呢!”

至于使用跑鞋这一段,我表示我才疏学浅,实在是看不透啊,只知道这真的是太高明了实在是绝杀啊。不过前提至少是需要了解对方真正柔弱的地方吧。

浇灌理论

在开头的步美篇就出现了非常重要的理论,这个是神大人的主要理论之一,在后面的故事中也会多次体现。上图:

浇灌理论
浇灌理论

其实这张图已经很能说明关键了。

初次见面是根,追求的是一次印象深刻的初遇。大概可以理解成需要把自己与其他人区分开。如果只是茫茫众人中的一粟,怎么能让那一位特殊待你?假设初遇正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那么也可以在错过初遇之后补上。尽管效果可能比不上一次奇异的初遇,不过怎么也好过平平无奇下去。

见面次数如浇水一般,不能断也不能多,要好好把握频率和数量。在发展的初期,需要做的是,主动创造接触的机会。至于这个接触,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反而是其次的。神大人开始的接触就是比较欠揍的,不过根据神的教诲,这是可以解决的。

说到这个,其实我不得不想起一个人物,巴甫洛夫。要是不知道他是谁,那么知道摇铃铛喂狗的实验吗?要是还不知道,我就直白地说条件反射实验了。为什么要说起这个呢?因为这世上存在着“巴甫洛夫把妹法”。这个方法简白了说,就是重复一件事,等到对方习惯,然后突然不做了,等待对方的反应。

在这个方法的互动百科中还有不少的相关内容,其真实性我是不知道的,不过多少还算有根有据吧。如何展现魅力,如何把妹,也算是一门学问了吧,其名为Pickup Artist,有兴趣的关键字PUA,中文泡学,自行查找。我虽然知道这些,不过并不觉得有地方可用,所以还未学。

置换理论

本篇中出现的,将讨厌转变成喜欢,只是置换理论的一个应用。后面还有路线切换等等应用。

这个理论是为了上面的浇灌理论服务的。当浇灌时培养出了一些不需要的,或是负面的影响,那么就使用置换理论来将那些部分转变为正面的有利的。

不过使用这一条理论的条件较为苛刻。一般来说需要一个关键事件的发生,并且选择了正确的选择项,才可以拿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在作品中舞台设定的关系,被驱魂寄生的女性都是有心灵上的空隙的,所以更加容易发生关键事件,所以常常能看见这一条理论派上用场。

那么在现实中的思路应该是怎么样的?制造事件,分而化之。虽然事件不容易创造,关键事件更是需要客观因素的介入,难上加难。但是,通过创造一些小的闪光点,来将负面的部分慢慢分阶段地化解,这应该是可行的。

其实我想还是要谨守“物以希为贵”吧。创造事件的时候,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一点,变得一反常态一点,变得体贴细致一点。

Galgame?

再来想想看Galgame中的攻略流程吧。Galgame这东西,我玩过,但没有多少,而且是以Key社的为主,所以说不上有多了解。但浅浅说一个估计还没有问题。

Galgame中的要素,这里是以攻略这个角度来看待的,有:角色(character),标记(flag,这原本是编程用语),事件(event),选择(choice),路线(route),结局(ending)。其实上面的英文都是我编的。要走向某角色结局,那么要进入相应的路线;而决定路线走向的,是flag,当flag满足一定的条件之后会变换路线;而flag通常是在事件发生后改变的,所以也可以说是事件决定了路线;事件发生之后,通常会给玩家一些选择,用来立flag。OK,这些要素都串在一起了。

那么使用Galgame攻略的思路来攻略现实女性的做法,重要的是?事件和选择。事件的发生才可以带来变化,才可以带来机会,这是改变关系的基础。而正确的选择是保证路线走向的根本。就算事件发生了,但总是选不到正确选项的人种,在段子中通常被称为“真屌丝”、“一辈子的屌丝”。(我真的对《Yourself; Myself》中男主的作死能力感到惊叹。有机会了还需要从中总结一下教训…)

选择问题,事实上这是EQ问题吧。如果自认EQ不行的,请学习神大人,用IQ弥补上。IQ也不行?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啊…如果你知道该怎么办了,请务必告诉我!

我对事件比较感兴趣。你要知道,现实的生活戏剧性虽然总能看见,但是在自己日常中却很少发生。那么,哪来的事件?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这是祖辈留给我们的伟大智慧。又要问我怎么创造?我要是清楚,怎么还会深夜在这里码字啊。不过可以参考的是上面提到的巴甫洛夫法,它就成功创造了一个事件。

语录

  • 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招牌。

  • 命运往往是一条直线。
  • 别把游戏跟现实混为一谈。

这句话通常是其他人对沉迷游戏的玩家的告诫,不过在本作中,立场是反过来的——往往是神大人义正词严地告诉别人:“别把游戏跟现实混为一谈。”因为他认为这对于游戏来说是很失礼的。

  • 所谓田径部的女生,就是要绑起头发!她们难道不知道绑头发的橡皮筋上也是宿有灵魂的吗?
  • 游戏里的亲密度跟见面次数是成正比的喔!在开花之前,就是要不断地灌溉!
  • 在游戏里,“讨厌”跟“喜欢”是有可能相互转换的。有时候吵架,或是被讨厌等等,反而是加分的小契机呢。
  • 那不就已经足够了吗,只要你努力去跑了的话?如果要论排名的话,你早就拿到了第一名了哦——在我的心里。

个人感想

看了这里统计的字数,也有7000多了。再加上前面的序章,大概也接近万了吧。在我看来这字数真不算少了,但是写的时候却很少有洋洋洒洒的感觉。因为神知的定位是一个校园轻喜剧,有很多搞笑的桥段,但又不是单纯是这样,真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原本认真思考着的,很有可能就被下一个搞笑桥段给破坏了。自己写文的时候也明显有几种状态,略带ACG无厘头的,理智分析的,还有真心吐露的。不过完全被打乱了,不知道整篇看起来会是怎么样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因为自己想清楚了神大人那样的存在就是自己的向往。不过并不是要讨许多许多人欢心的能力,而是在不讨任何人欢心的情况下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坚持下去,不希望向外界索取任何回报的前提下依旧做自己该做愿做的事情。

物以希为贵

这个道理我很早很早的时候就想明白了,不过到现在也会被困扰。理论和实践之间真是有天堑相隔的吧。

我明白这个道理,并且身体力行了,结果是现在我身上还有不少奇怪的偏执。比如说因为我平时比较少说话,我会更加重视说话,让别人觉得我说话是很少见的,应该好好珍惜这种情况。

但事实上,这是落入了误区。明白了道理,但未能得其精要。我在不少时候都自我意识过强,也就是有点中二,虽然不至于表现出什么奇怪的言行,但对我的想法思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且久久无法挣脱。

我总是在一些点上自以为是,然后误入歧途。所以在许多时候会有期待落空的感觉。期望落空,要说理由的话,多半是因为所持的那种期望是超出范围,不切实际的。是因为贪婪呢?还是因为没有正确估计自己对他人的影响和身份,导致有了过高的期待?

我自己当然是属于后者。自命不凡,其实别人看来跟普通人并没有太大差别的。那又有谁真会回应我那不明所以的期待?

我不少时候都竭力去变为一个不一样的人。虽然最初目的是为了在谁的心里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不过往往的结果只是我行为性格思维变得怪异了。但如《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中大老师所说:“啊,我也不讨厌。倒不如说非常喜欢这样的自己。”就算是这样怪异的我,自己也感到非常满意。

不过与初衷相违的结果,多少还是让我有些失落的。我想要成为一个特殊的人,因为我的思想、我的言行而让人觉得我对于他们是特殊的不可取代的。但最后的结果是,其他人因为我的与众不同而将我特殊对待,却不在乎这个与众不同究竟是好是坏。这里面的区别是:假如说使用围绕某个人的点来表示人与人的关系,那么我希望得到的特殊是无比接近那个人的唯一的位置;而我真实得到的特殊是在某个无人区内独立的特殊——因为周围没有任何相似的人,所以一眼就看见的那种特殊——只是因为所处的地方而得到的特殊,跟我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关于这个话题的更多…

前面说的主要是让自己变得稀有,而从其他人的角度来看,也能够得到一点启示。

我在某天忽然醒悟到,其他的人对我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策略呢?将自己的某些地方谨慎守好,不让我轻易接触到,是不是也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对我来说,或者是对其他人来说,变得更加珍贵?

不少时候我想做点什么,但对方总是不那么配合。可能就是因为我平时各种索取偏多了吧。如果给予得太多,那么总会显得比较廉价。那么这样一来,为了对方的保值,也为了自己不总是被拒绝,应该尽可能不要索要得太多。

我现在希望自己能像神大人一样:不要因为想要索取什么回报而去做一件事。驱动我的,可以是责任,兴趣,坚持,感情,但不应该是纯粹的欲望。


(未完待续……)



  1. Pingback: